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Boss撩妹心得 !

    因为有点看中那间铺面,叶慧这两天跑市区跑得很勤,联系了业主之后,她又去店铺里看了两次,不过天气实在太热,她怕顾薇被晒坏,就没再让她一起去。

    顾薇也没意见,一个人在家里看看书练练字,也颇为自在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,叶慧一大早便起来,吃过早饭,赶着头班车去了市区,她已经开始在跟业主谈价钱,准备把店铺盘下来,业主出价一万二,她想跟他再讲讲价。

    在叶慧离开半个小时之后,顾薇也背上背包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简单的运动长裤加白色短袖衫,脚上是洗得发白的白布鞋,整个人看上去清爽又大方,与时下喜欢穿连衣裙的小姑娘有很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瞒过叶慧,顾薇今天准备单独去市区,她有顾国庆家里的详细地址,所以是打定主意去要钱的。

    虽然叶慧不想因此事跟顾国庆纠缠不休,她实在是怕麻烦,可顾薇却不这么想,顾国庆当时说会逐月给抚养费,明显只是在敷衍叶慧,他一早就想摆脱她们母女,还怎么可能在离婚后继续给钱她们,可他越是不想给,顾薇就越想要,不单只是因为她们缺钱,更是想给叶慧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二叔顾国强小学没读完就辍学了,字都认不齐,所以给顾薇画出来的简易地图,堪比天书,顾薇颠来倒去地看,越看越糊涂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凭借自己惊人的记忆力,和强大的推断力,终于找到地图上所标的52号。

    那天跟叶慧经过时,从外观看,这只是个破旧的住宅区,不过这次来,走进里面才发现,破旧的只是周围的楼房,住宅区里的环境还是很好的,巷子宽敞,格局合理,四周都很干净明亮。

    52号是一栋两层小楼,从外墙看,应该是有些年头,但被维护保养得很好,大门和防盗窗,以及阳台栏杆,都刷上绿色的新漆,阳台上种满了各色的花草,很是美观,看起来主人家的小日子过得很是温馨。

    顾薇站在紧闭的大门前,仰着头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建筑物,内心五味杂陈,她想起去年春节前,叶慧让顾国庆去买一些花草来装点阳台和院子,可顾国庆想都没想就拒绝了,他说那些花草需要人照顾,他们在市里做生意,根本没时间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那个时候,顾国庆的心,早已没在这个家里了。

    顾薇并没有立刻上前敲门,反而是转身离开,走到街道尽头的一棵大槐树下,那里有给人乘凉坐的石凳子,她便找了张干净的坐下来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表,时间显示是7点整,此时的街道已渐渐热闹起来,年轻人步履匆匆地赶去上班,妇人提着菜篮子出门买菜,小孩在自家门前玩丢石子。

    顾薇的注意力一直放在不远处52号的大门外。

    7点半的时候,大门被打开,顾国庆穿着白色棉背心和短裤,踩着人字拖鞋,晃晃悠悠地到街口的早餐摊前买早餐,随后又提着两袋包子回了家。

    顾薇躲在槐树后,看着顾国庆的一举一动,渐渐红了眼眶,那个人是她的爸爸,生她养她,陪伴她慢慢长大的至亲,却因为另一个女人,狠绝地将她们抛弃,一家三口,15年的美好时光,说扔就扔,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顾薇以为,自己已经足够冷静,在顾国庆向叶慧提出离婚时,她就彻底跟这个父亲划清界限了,

    可此时,看着顾国庆悠闲地走回他那个新家,顾薇还是会觉得一阵揪心的痛,眼泪也在瞬间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没再多做停留,顾薇转身离开这个让她觉得窒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顾薇趁着叶慧不在家的时候,又去了两趟市区,把她想知道的信息都收集齐后,便没再去了。

    等到周末时,她独自一人,光明正大地出现在顾国庆的新家前。

    来开门的是顾国庆的新老婆贺雨,顾薇跑了几趟,对眼前的贺雨也算有一定的了解,她是个老师,今年31岁,在附近的一所小学任教。

    贺雨并不认识顾薇,可她知道顾国庆有个16岁的女儿,所以在看到顾薇的第一眼,她便有了戒心。

    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我找顾国庆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,贺雨随口便回了句:“这里没这个人。”说完便想关门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是顾薇始料未及的,不过她也不慌,在贺雨将门合上之前,对贺雨说道:“阿姨,我

    知道我爸爸就在里面,你把门关上了,我就只能大声喊了,喊到他出来为止。”

    贺雨皱着眉看着顾薇,顾薇也不惧她,直直与她对视。

    两人无声地对峙了一会,贺雨暗暗心惊,眼前这个小姑娘,只有16岁大,可她那坚定的眼神中,却有着不容忽视的气势,这股气势,让身为教师的自己,觉得心慌气短,很没底气。

    贺雨不太情愿地再次将门打开,回头对屋里喊道:“老顾,有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顾国庆便从屋里出来,看到站在门口的顾薇,很是吃惊,“小薇,你怎么过来了?你妈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顾薇看着比之前略微胖了一些的父亲,暗吸口气,说道:“我自己来的。”

    顾国庆上前,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三个人就站在门口说话,看两个大人的意思,并没有请她进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形,顾薇也不拐弯抹角,直截了当地说明来意,“我是来拿我的生活费。”

    听到生活费三个字,顾国庆立时皱眉,“叶慧让你来要的?我都跟她说过,按月给。”

    “爸,妈说你们都离婚了,最好就不要再有往来,免得这位阿姨不高兴,所以还是一次性给清的好。”

    这话当然不是叶慧说的,只是顾薇看到贺雨站在一旁不肯进去,便顺带拿话气她。

    顾薇这话刚说完,顾国庆果然被噎住了,回头看贺雨一眼,发现她脸色变得很差,连忙对顾薇说

    道:“你一小孩子,拿什么钱,四千八可不是个小数目,放你身上丢了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路口有银行,我可以存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国庆被女儿油盐不进的模样给气懵了,大声说道:“我现在没那么多钱,等我手头有

    钱再说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顾薇不理会他赶人,说道:“爸,这钱迟早要给的,你何不干脆一点,以后我也就不用来烦你。”

    贺雨当然也不愿意拿这么大笔钱出来,看顾国庆跟他女儿掰扯不清,也生气了,扯着顾国庆的衣

    服,说道:“顾国庆,你跟一小孩啰嗦什么,关门。”

    顾薇对自己的父亲还有些血脉情分,可面对这个拆散她们家庭的女人,便是毫无情分可讲,只见

    她扬起下巴,冷冷地对贺雨说道:“贺老师,今天我爸不给我钱,星期一我就去四小校办反应情况,一个拆散别人家庭的人,如何为人师表。”

    贺雨没想到顾薇会说出这种话,当场就被震呆了,回过神后,对着顾国庆吼道:“顾国庆,你女儿很了不得呀,小小年纪就知道威胁人了!我才懒得管你们的烂事!”吼完话,便气冲冲地转身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顾国庆平白被贺雨骂了一通,脸色阵青阵白,煞是精彩。

    狠狠地瞪了顾薇一眼,抬手就想给她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顾薇连退了两步,面无表情地对顾国庆说道:“你今天可以打我,也可以不给我钱,小学还没放假呢,我以后就天天去闹。”

    顾国庆是看着顾薇长大的,他当然了解她的性格,也知道她敢说就敢去做,这孩子,从小做事总是一套一套的,很有章法,以前自己还夸过她厉害,说她以后长大,肯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,没想到时至今日,她居然把她的厉害用到他身上来了!

    看来这笔钱是赖不掉了,顾国庆无奈地想着:如果今天来的是叶慧,反而会好打发一些。这小孩要起钱来,简直没脸没皮,就跟个讨债鬼似的。

    为了往后日子的安宁,顾国庆只能妥协地回屋拿钱。之前准备去进货,所以家里备有现金,刚好拿出来打发这个小讨债鬼。

    把一沓钱塞给顾薇,顾国庆恶声恶气地说道:“拿好了,别丢了又来找我要,拿了这钱,我们以后就再也没有瓜葛了!”

    顾薇接过钱,听他这么说,便回了句:“以后你老了,我会给你养老的。”

    顾国庆嗤笑道:“就你这讨债鬼样,还会给我养老?别再来找我要钱,我就烧高香了!哼”

    顾薇没在回话,而是当着他的面点起钱来。

    顾国庆又被她的举动气个半死,“你还怕我少你的啊!”

    顾薇没理他,继续点钱。

    “4500,少了三百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讨债鬼,这简直就是催命鬼!

    最后顾薇如愿地把4800块钱收进兜里,顾国庆虽然被她气掉半条命,最后还是叮嘱道:“出了路

    口就去存钱!”

    顾薇点点头,很干脆地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正如顾国庆不喜欢她出现在门前一样,她也一点都不喜欢出现在这里,所以钱拿到手后,顾薇便

    匆匆离开了,心中笃定地对自己说道:再也不要踏进这里半步。

    存完钱回到家,已经是傍晚时分,叶慧也早已回到家了,正在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小圆桌上,已经摆了几道菜,上面盖着一层网纱布。

    顾薇掀开纱布看了看,发现菜色非常丰盛,有红烧排骨,糖醋鱼,炒猪肝,还有一盘卤鹅肉,这

    简直比过节还丰盛!!

    叶慧从厨房里端着青菜出来,看顾薇站在餐桌前,笑着说道:“回来了,屋里太闷,我就把桌子搬出来了,你快去洗手。”

    顾薇洗了手,坐到桌子前,好奇地问叶慧:“今天什么日子?”

    叶慧给她添好饭,好心情地说道:“我把店铺买下来了,1万1,明天就去过户,你说是不是值得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顾薇难得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,毫不吝啬地夸道:“妈,你真棒。”

    叶慧给顾薇夹了块卤肉,又起身回屋里,很快拿了两瓶汽水出来,“口渴了吧?先喝这个,等会

    吃完饭,再把瓶子给小店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顾薇接过玻璃瓶,用起子把盖子打开,递一瓶给叶慧,说道:“妈,我们来干杯。”

    叶慧接过瓶子,跟顾薇碰了碰,“小薇,我们的新生活就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敬我们的新生活。”说完举起瓶子,咕咚咕咚地喝了好几口。

    “你慢点喝,别呛着。”叶慧把自己的汽水放一边,问顾薇,“你这两天进进出出的,都在忙些

    什么?”

    自己的女儿,有点小心事,当妈的都能轻易看出来。

    顾薇放下瓶子,从旁边的背包里拿出存折,对叶慧说道:“我去跟我爸要钱了。”

    听她说是去要钱,叶慧很吃惊,连忙说道:“你爸没为难你吧?”

    顾薇摇摇头,“过程虽然比较曲折,但最后还是拿到钱了。”

    将那本新开的农行存折递给叶慧,叶慧打开来看,里面有之前的1500,今天又存进去4800,存

    款加起来还真是不少。

    叶慧调侃她,“哟,都变成小富婆啦,几年前,万元户就很了不得,你这也快赶上万元户了。”

    顾薇扒了两口饭,说道:“这个你拿去做生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里还有,这点钱就给你上学时候花。”叶慧把存折还给顾薇,大方地把这一大笔钱交给她

    自己保管。

    顾薇摇摇头,“听说学校有奖学金,我会去争取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读书,叶慧忍不住骄傲地说道:“我女儿读书这么厉害,奖学金还不是手到擒来。”

    最后,存折还是叶慧代为保管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天,顾薇正式收到市一中的录取通知书,随通知书而来的,还有另一份通知单,上面详

    细罗列了优等生的各项待遇,包括:免去学杂费,住宿费,每月还有生活费补贴,另有专属的单间宿舍,每学期成绩在全年级前五名内,会有奖学金发放……

    看着单子上面所说的种种好处,叶慧激动得快哭了,去读书,不仅不用交学费,还有补贴可以拿,这么好的事,简直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相较于叶慧的激动,顾薇则是持怀疑态度,之前虽然有听说过奖学金这回事,但专属单间宿舍,她是真的没听过。

    如果录取通知书不是老余亲自送过来的话,她都要怀疑通知书的真伪性了。

    怀疑归怀疑,顾薇的内心还是很兴奋的,这种兴奋,源自于对新学校的期待,对未来新生活的期待。

    这个夏天,对顾薇而言,绝对是她人生的一大转折点,家庭的巨变,让原本就早熟的她,变得更

    加成熟,照她自己的话说,她是被迫长大了。

    与顾薇同样经历巨变的叶慧,更是有着浴火重生般的蜕变,原本习惯躲在丈夫羽翼下生活的小女人,摇身一变,成了需要养家糊口,拥有自己事业的女强人,其艰辛痛苦的过程,也只有她自己

    去体会。

   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